自我介绍

玩具的版块

Author:玩具的版块
BLTOY是也
第十次元第三土星性别不明生命体
现居霹雳黑线冥王星
石头命、恋声癖
请随意飘

博主喜好:
这个……
BL、年上受、NP、SM、工口、GL!近来大爱千葉S、中井S、小鸟~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北辰透,在活了21个年头的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作“一山还有一山高”。想他从小吃香喝辣,父亲疼,弟弟爱的,再加上天生一副甜美可爱样,不论男女老少,组里组外都对他宠爱有加,想不到居然会有栽在那个混蛋手上的一天,实在是一世英名尽丧于此。可恶,居然敢给他光辉的人生蒙上污点,我要诅咒他,诅咒死他。一边在心里默默诅咒着某混蛋,一边掏出钥匙开门。
由于透的大学离家比较远,为了通勤方便,从三年前起就搬到了这家离学校只要15分钟路程的小公寓中,放假的时候就会回老家去,有时候父亲会与遥一起来探望自己,聊聊杂事,生活过得很恰意。
洗完澡站在镜子前,那个混蛋的事情又再重回脑海,让透恨得牙痒痒。

一如往常的假日早晨,本以为可以好好睡一觉的透在门板快被拍飞前心不甘情不愿的前来开门。
“行了行了,明天记得送我一扇新门。”来人正是自己从中学开始的同学兼好友,鹰村忍。忍是他们兄弟的朋友中比较熟的,除家人外,忍是唯一一个可以抵御他们的笑容攻击的人,虽然不是每次都成功,也之所以他们会混得如此的熟,可是看看自己现在的状况就知道啥叫作遇人不淑。
“怎么了?”拿起闹钟一看,才8点,刚起床的小恶魔实在是没啥气力话家常,也最好不要是家常,否则他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在透的对面坐下来,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要是自己没有来找他就好了,救命啊,他也只是受人之托,都还没写遗言呢,刚起床的小恶魔可不好惹啊,为了自身的贞操危机,还是快点说明来意吧,希望他看在多年朋友的份上,可以让他看到今天的夕阳,呜……。
“事实上……”天啊,小恶魔的起床气不容小窥,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明“今天我来是要找你一起去联谊的。”终于说出来了,好喘。
“……”透整个人呆掉了,自己没听错吧?联谊?这个时候?脑内一片空白。
“…………”胆颤心惊,透不会灭了自己吧。
“透?”三分钟过去,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已呈石化状态的透。
“好,我去。”终于算是清醒了,小恶魔微笑再现,忍,你可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哦。
“哈?哎…那个…其实你可以不用去的……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当我没来过……”死定了,透的那个笑容他看过太多次了,天使的笑容,恶魔的剧毒。
“不用客气,我这就陪你去,你等我哦。呵……”灿笑着一手捉住脚底抹油的忍的衣领,把他压回地上,以近距离让他看清自己眼中的笑意“你死定了”,随后当着他的面上演一场精彩的脱衣秀,哼,喷血喷死你。

坐上出租车,被透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忍还要以虚弱的身体不辞劳苦地把事情解释清楚。
“前几天我就跟几位师兄约好要一起去联谊,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少了两个人,然后我们实在是找不到人……”不敢再向下说的忍,恐怕又要遭逢毒手了。
“所以就找上我了对不对?找上正在好眠的本少爷,就因为人数不够?”好一个人数不够,实在是不想相信自己居然会让这么一个无聊又伤自尊的理由打扰,不过算了,反正近来也蛮缺人戏弄的,正好找个乐子。但是透想不到的是,乐子找不成,反倒憋了一肚子的气。

联谊的地点是一家休闲小店,店面开阔,干净清洁,阳光充足,只消一眼就让透喜欢上了。
嗯,可以弥补一点点忍的罪过,就放他一条生路吧,要不然玩死了以后没人提供乐子,那岂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正所谓能利用的就要利用个彻底,不用白不用。
“店子很不错吧,就知道你会喜欢,食物也很好吃哦!”边走边回头的忍忙说,终于找到让透消气的方法了,小命得保实在是太好了。呜……中学的时候怎么会迷恋上这只小恶魔去搭话的,结果……唉,一边哀叹着自己命苦的同时一边领着透推门而进。

刚进门的透明显地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目,清丽可爱的笑颜,落落大方的举止,精致的脸庞配上恰到好处的纯黑短发,健康的阳光肤色,结实的肌理,全身散透着一股诱人的中性美。
前一刻还喧闹的小店,顷刻之间寂然无声,众人惊艳石化。忍早就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第一次见到透的人总是这样反应,看着一众石头人就好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只不过因为当年自己看到的是双子恶魔,所以惊艳也就乘了个二,可惜熟络了以后就从惊艳变成了惊吓。
摇摇头,领透入座。店内众人终于解除石化,不断的把艳羡的目光投放到他们的位置,坐在对面的女孩子们更是大献欣勤,猛抛媚眼,只望美人儿回眸一盼便于愿足矣,至于同桌的男生们,非但没有因为透抢尽锋头而露出厌恶之色,反倒与联谊的女生们上演起抢人戏码。
为透点了一杯果汁,自己才得已坐下,对面的女生向透递去一杯含酒精饮料,急忙栏下,谎称透有酒精过敏才得以缓和对方脸上的铁灰色调。其实什么酒精过敏全属子虚乌有,真正的原因是透的酒品并不能用一个“烂”字来形容,身受其害的人不在少数。
透的酒量非常浅,一般一杯下肚就已经临近极限了,两杯下肚就会开始大量出现牺牲者,喝醉的透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淫乱接吻魔,不论男女老少,认识与否,一律照亲不误,其实只是单纯的接吻也没啥大关系,反正吻一次跟吻一百次没啥分别,问题是在场的人们,不论是尚在清醒中的,还是半醉的,甚至是早已铭鼎大醉的,只要对透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会为了抢下透的吻而大动干戈,至于小恶魔,自然就是好吃好睡晾在一边甜梦绵绵了。自从忍在高中时亲身领受过一次之后,便暗自发誓,只要有自己在的地方,必定要全力阻止这只小恶魔残害世人,当然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而痛苦的,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痛并快乐着”。

坐下没多久,透眼里精光收敛,虽然脸上笑容依旧,但是已然显示出无趣的感觉,这趟联谊实在是无聊透顶,看着眼前众人互相践踏,没啥乐趣可言。
站起,开步。
“咦,北辰君想要去哪里呢?”一女声拔高。
“洗手间,当然要是姐姐们想观摩的话,我可是无任欢迎的哦!”微笑着回头,再次引来一串惊喘。
向着店内走,发现店里的摆设都好奇特,刚进来的时候并没发现,店里的摆设都是世界各地的特色摆设,估计是店主人的喜好吧。由于太过专注,以致于一头撞到人家怀里尤不自知,直到……
“喂,你还打算赖着多久?”冷冷的声线自头顶上方传来。
“咦?你干嘛?我为什么在你怀里?”这才发现情况的透也不急着离开,直接发问。
“我可什么也没干,是你一头撞过来,也不会看看前方。”
“什么我撞过来,搞不好是你看本少爷美若天仙,趋机轻薄。”
“美若天仙?我怎么看不出来?”
“看不到本少爷的美,那是你没把眼睛外带。”
“哦,抱歉,带是带了,还好好的镶在本大爷的俊脸上,只是阁下这么的一小只,实在是看不太清楚。”
“你说什么?”青根暴起。
“咦,没听清楚吗?那我再说一次好了。因为阁下太小只的原因,导致阁下撞上来时未能及时回避,实在是非常抱歉。”唇边勾起笑意,好有趣。
“我小只?你居然敢说我小只?看我秒了你。”可恶的混帐,居然说中了他的痛处,自从上高中以后,自己的身高就没再长过,倒是自家弟弟暴长10公分,是谁说双胞胎会长得一模一样的,立刻拖出去咬杀,呜……。现在的他除了长相与遥相同之外,不论身高还是体格都远远不及,明明不论是吃饭睡觉都完全一样的两人,为啥就只有他长得那么一小只啊?天理何存,还他的生长期啊……。在身高已然成为他一生中最痛的今天,眼前的这个混蛋居然还敢挑明了说,可恨的高个子,以为长着一张俊脸就可以为所欲为么?也不想想他是谁,不想活了是不是?
“透,不可以打架。”就在透快扑上眼前人时,闻风而来的忍立刻上前紧紧抱住透的腰,强行把他拉离危险区域。
“可恶,放开我……看我揍扁他……”透还在激动地挥舞着双手,恨不得把杵在那里唇边挂笑的混帐揍个痛快,偏偏抱着他往外拉的忍死不放手,可恶……气死他了……
“对不起,我们先走了。”无视一众不舍的目光,与同伴匆匆告别,继续拖着抵死不从的透向门口走去,沿路拦下一台计程车,硬是把透给塞了上车绝尘而去。

为了平息透的怒气,忍唯有奉献自己,含着泪让透尽情地折磨。折磨够了的透终于露出了平时的狡黠微笑,大发慈悲放了忍一马。
天色逐渐昏暗,华灯初上,万里银河跃然于地上。
与忍分别后的透,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闲逛,突然,一中年男了挡在透身前,正当透不明所以之际,疑似上班族的中年男子道:“小弟弟,怎么一个人在这闲逛?没人陪你吗?叔叔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好吗?”说着就要把魔爪袭向透。
哼,色情大叔么,本少爷今天可没心情陪他瞎耗,如果是平时的话他一定会豪不犹豫地答应,然后狠狠地整对方一个半死不活的。
“放开!”想用力甩开色情大叔的手,不料对方竟然抓得牢牢的。
“没关系的,叔叔有钱哦,如果你好好陪叔叔的话,这些钱就都是你的罗。”另一手从西装内袋掏出一叠厚厚的纸币。
“快放开!再不放开我可要叫人了。”钱他家又不是没有,才不稀罕那么一点咧,真怀念上大学以前的日子,那个时候父亲的部下总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只要有奇怪的人接近就会立刻拦住,上大学以后因为从家里搬了出来,也就把随扈给撤了。
“小弟弟要乖哦,叔叔会好好疼你的哦!”眼中已经闪烁着淫秽的变态目光。
“不要!谁…嗯嗯……”被人用手堵住嘴的透只有极力地反抗,可是依然敌不过对方的力气,向着暗处退去。
“乖乖,叔叔会让你很舒服的。”已经把透压到墙上的变态大叔,魔爪不安份地伸向透的裤头。
“嗯嗯嗯…………”更加死命的挣扎,可恶的变态大叔,好恶心。
“乖哦,不用怕,现在马上就让你舒服哦……”魔爪已快速地解开钮扣,扯下拉链。
对方似乎有练过防身术之类的,透居然被死死的压着,别说叫人,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眼看对方已经把恶心的魔爪伸向自己挎下,挣扎无用的透只有期望老天爷保佑了,唉……今天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末日么?他可不要被恶心大叔吃干抹净,救命啊,不管谁都好,快来人啊!
可惜天不从人愿,老天爷大概下棋去了,完全没听到小恶魔的呼唤。
中年男子的手已经伸到内裤中,磨擦起透的分身。一股巨大的恶心感油然而生,幼年的记忆袭上心头,强烈的晕眩感猛然侵袭全身。
正当透准备放弃抵抗时,迷蒙眼的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感觉到恶心的感觉渐渐褪去,放松下来的透脚一软,便顺势掉进对方怀中失去意识。

清晨的曙光调皮地躲过窗帘的防护照射而进,室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床上两具赤裸的胴体紧紧相依。
悠悠转醒,睁开双眼,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的透持续着发呆,突然头顶上传来呼吸声,抬头一看才注意到,自己正被不明身分的男子抱在怀里,而且,看样子两人都是全裸状态,昨晚的事情猛然跃进脑海,倒抽一口气的透立刻从床上爬起,恶心感再次袭上,全身摊软。由于动作过大,原来熟睡的另一人也醒了过来,看着原本应该待在自己怀里的人,此刻正坐在床边脸色发白,皱了皱眉,悠悠地开口。
“看清楚,我不是昨天袭击你的人。”事实上自己还救了他。
“咦?”听到这句话的透,抬起头来,仔细的看了看,的确不是昨天那个变态大叔,但,他宁愿自己看不见,那个人居然就是昨天在小店遇到的店员,那个自己发誓要咬杀的嚣张服务生,脸色顷刻间从虚弱的白转为艳丽的红,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让人救了也就算了,为什么偏偏要是他,现在要他要什么脸去找人家算帐啊。啊……笨蛋…笨蛋…笨蛋……。
透多变的表情看在对方眼里实在是有趣极了,勾起唇边浅笑。
“别想了,我又没有想要你还救你的恩情,何况,昨晚我可是有好好的享受到了……”笑容越发深刻。
笑得透有点毛骨悚然,怎么这个人比我还像恶魔啊……好可怕……
“笑…笑什么,谁…谁说要还你恩了,昨天早上的事你还欠我的,这样一来才拉平,既然你昨晚还得了便宜,那就是说你还欠我一次罗,哼,你打算怎么还我?”开始的紧张感完全消失无踪,最后越说越兴奋的透索性耍起赖来。
殊不知对方压根没把他的话给听进去,反而更加深一脸贼笑,玩味地看着透。
“我叫高城雅人。你的名字呢?”
“咦?”没想到对方如此脱线地自我介绍,透呆愣,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你不是说我欠你么?总得有个名字吧。”邪恶的笑容益加灿烂。
“哎,也是哦。北辰透,我的名字。”尚处于呆愣状态的透如实回答。
“透么?很好听的名字呢!”专注的眼神,媚惑人心的笑容,诱人的低沉声线。
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的透欲想往后退开,一股力量却猛然袭来,拉着透往床中心倒去。
“哎……你干什么?”惊吓过度。
“报恩啊!”单手捉住透平放于胸前的双手,高举过头,整个身子欺上了透拥有健康肤色的赤裸胴体。
“不…不用了,我不要你报恩了!”呆愣过后的透挣扎着,燥热从两人相触处漫延开来。
“不用客气,欠债还钱嘛,既然我欠你的是情,那自然就要用身体来还罗。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嘛。”好可爱,好想一口吃掉,你就尽情的挣扎吧,好让我多看些有趣的你,呵呵……。
无视透的抗议,吻上那期待已久的粉红唇辨,濡湿灼热的舌灵巧地撬开贝齿与透的吸吮纠缠,舌头摩擦口腔内壁的淫糜快感直达全身每个细胞,密合的双唇,难以呼吸的激狂热吻让透整个摊软。
被雅人的吻所迷惑的透娇媚地回应着,两人迅速攀升的体温,使透更加燥热难耐,发出舒服的呻吟。
索求着更进一步的透,双手攀上雅人的肩头,紧紧揽着。得到透如此热烈的回应,雅人放开透的双手,转而爱抚透胸前的两颗蓓蕾,唇舌顺势游移至肩颈处,所到之处留下点点红痕。
“只是一个吻就让你变成这样了吗?色小孩!”感受到透的颤栗,雅人另一手也灵巧地抚上透早已勃起的欲望中心。
“哈……别……啊……”情欲高涨的透喘息着吐出不成句的话语。
“透的这里,好热……哈……跟我的一样呢!”将自己的灼热靠近透的欲望,以掌心磨娑滑动,感受对方灼烫的同时,淫猥的水声连同情色而诱人的喘息直灌耳膜,最后两人白浊的体液交溶于透的腹部,红霞渐褪的身体残留着敏感的愉悦。

洗浴完毕的透,全身赤裸地步出浴室,水珠缭绕于发间,捡起散落地上的衣服穿上,才发现雅人依然全裸坐在床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凝睇着他。
“怎么,没看过人穿衣服么?”哼,论恶魔他也不差。
“透好美,美得我想一口吞下去。”邪谑地舔了一下干涸的唇。
“开玩笑,你凭什么要我给你吃?”
“当然就是凭你刚刚的反应罗,在我身下喘息着的淫乱的透,比现在更加更加的美呢!”
“你在说什么,昨晚不是已经给你吃掉了吗?你别太得寸进尺了。”又羞又气。
“我昨天可没吃你哦,我就只是带了你回来脱光抱着睡而已,可是很君子的哦!”以微笑说着令人发指的事的雅人,完全无视透已经气得变色的可爱脸蛋。
“那你自己又为什么光着身子啊,还说没对我做过什么。”接近咆哮的声音实在是有点刺耳。
“本大爷喜欢裸睡。”贱贱的口气。
“那你刚刚所做的又怎么说?”抓到小辫子的人比较理直气壮。
“刚刚可是有征得你的同意的哦。别忘了,是谁回应我的吻的。”见透还想反驳,使出了绝招。
“…………”想起与雅人认识两天以来的种种,透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门口在那边,想要寻乐子的话随时恭候大驾,请慢走。”悠然地下完逐客令,越过透往浴完走去。
夺门而出的透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雅人吃一次教训,不成功便成仁,没有人可以这样对他的,这一回输掉了,那就在下一次扳回来,他可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等着瞧吧,高城雅人。气忿地边边诅咒着那个混蛋,边跑回家。

翌日午休,正要步出教学楼的透被忍叫住了。
“透…你…跑那么快…干嘛?哈…今天…要…一起吃…饭么?”上气不接下气地搭着透的肩膀。
“没心情。”速答。
“咦?怎么这样?你前几天不是说想去吃拉面吗?”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平常这种坑钱白吃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的啊。
“干嘛?”留意到忍用一种像看到怪物般的眼神盯着自己,不爽指数顿时上升。
“没,那你想吃什么?我请客哦。”糟了,透今天心情超不爽啊,连平时的恶魔笑容都没了。
“没事的话,我走了。”无视忍的提议快步踏出教学楼。
“啊,等等,我也一起走。”小跑着追上透,并肩而行。
沉默在两人中漫延,终于,在快到校门时,忍决定打破沉默。
“透,你还在生前天的气吗?”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了,但是真的能让透不爽到这种程度吗?
“鹰·村·忍!你知道什么叫自掘坟墓吗?”来自地狱的声音,让忍生生的从头凉到脚。
“哎,那个,透你想做什么?”见透向着自己一步步的逼近,不祥的预感充斥全身,小步的边向后退边问,好可怕……
“强·暴·你!”唇角扯开的微笑搭上不相配的黑煞脸,从地底冒起的声音清晰而久远。
“别…别想不开,我…我一点都不好吃啦……”神啊!请你救救我的这一条小命吧!
看着如恶鬼般的透逐渐逼近,忍倒想就这样昏倒算了,认识透已经8年了,从来没看到过透这种表情,问题很明显与前天的事情有关……
“啊……”那个人……
正一步步逼近的透看到忍突然指着身后惊呼,反射性地回头顺着忍手指的方向望去,脸上戾气顷刻化成小恶魔的微笑再现,悄悄地向着公告栏移动。
“……咦…透?”再一次见识到透的变脸技巧,实在是望尘莫及,唉,看来又有人要倒大霉了。

站在公告栏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两天占尽了透便宜的高城雅人,此时的他正被一群女孩子簇拥着谈笑风生。看到这一幕的透,不知为何,心竟被小小的刺了一下。任性的把不适感归结为看不得对方太得意一说,继续以灼烧般的视线贯穿那可恶的笑脸。
“高城同学有时间的话,一起去如何?”一女子拼命挤压胸前。
“高城同学跟我们去比她们好玩啊!”另一女子猛抛媚眼,如果那还可以叫媚眼的话。
“高城同学……”七嘴八舌。
“高城……”菜市场外加三姑六婆。
“哦……,看来我们的高城大美人还蛮受欢迎的嘛,不愧是天下第一牛郎哪!”面带微笑的透以着自己察觉不到的酸气席卷人群焦点。
前一刻还人声鼎沸,下一刻却冻结成霜。可惜的是,霜此终是霜,要溶化实在不太难,更何况对手是一帮女性生命体。
“啊……好可爱哦!哪里来的高中生,跟姐姐一起去喝茶好不好?”一女子已经缠上了。
“你喜欢什么?姐姐都给你买哦。”另一女子抱着透的手臂往乳沟里挤。
两人就这样“左拥右抱”地对视着,场面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可是看在忍的眼里可不是那么一回事,明显地感觉到透形于外的怒气与不协和感。
“哦……,原来你是这里的学生啊?”戏谑的语气配上浅笑,阳光下显得更为讨打。
“哼……,连这样色情狂牛郎也收,这学校也开始堕落了。”天使的微笑中饱含着恶魔的剧毒。
“既然是同水准的人,那就算在同一个地方相遇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吧?你说对不对呢?”
“本少爷跟你这色情狂牛郎可差远了。”
“呵呵…怎么偶觉得差不多?特别是昨天早上……”特地停下话,挑眉,笑意更深了。
“…………”顿时语塞,红晕从头顶漫延至全身。

<< 很冈村!!! | 主页 | 樱花散落时[遥司篇] >>

留言

--

扑一下,
什么时候填坑!?

...

哎```那个```偶会尽快```>_<///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主页